• 水幕厂家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专业从事水幕的研发,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业务为水幕墙,包括水幕墙设计,水幕系统制作等,若您有水幕相关需求欢迎咨询我们。
  • 联系电话:

    400-6688-1196

  • 邮箱:

    Support@bjxlmq.com.cn

声明:非原创,原作者未知,纯粹因为喜欢而分享!

“哼!”星长冷哼,目不转睛的盯着飞速移动的火球,她绝对不相信一只小小的黑龙可以打破神的规则冲开封印的大门,然而面对路西法近乎毁灭性的力量时她的心却在动摇,绝对不可能的!没有人能冲破封印的!她坚信!

很快,一声巨响,空间突然剧烈的颤动,星长脚下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当她再次看向水幕,她的自信动摇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可能的……一定是巧合,是第一层太薄弱了!”一定是的,一定是第一层太薄弱了,星长立刻起身步上台阶回到冰冷的石座上,双手紧贴石座上两颗蓝色的半圆形晶石,湛蓝的光芒渐渐亮起,“我们走着瞧!”

第二层空间,漆黑的深渊中无数的怨灵仰望着头顶根本看不到尽头的黑暗,想象着门的样子,时间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意义,黑暗中只有踩着其他怨灵的身体尽可能的向上爬才是他们解脱的唯一方法。

怨灵们一如既往的厮杀,吞噬,复活,继续厮杀,不断的循环下去,突然,他们的脚下开始剧烈的颤动着,堆砌的腐尸开始晃动,他们诧异的一瞬间,一股灼热的力量瞬间从他们脚下冲了上来,没有丝毫痛苦的蒸发掉他们腐烂的肉体与灵魂……

“这里没有干净点的地方吗!”高速飞行的火龙不满的抱怨着,究竟是些什么鬼地方,就算魔界最黑暗的地方也好过这里!

“少说话,再快点!”深红稍稍加重了力量的灌输,封印会一层比一层坚实,黑龙之火虽然可以烧尽一切,但如果不小心控制,路西法的身体也会受到影响。

“知道啦!”路西法闷闷的应声,集中精神加速飞行。死八婆,非要扒光她的衣服把她扔进这群饥渴的亡灵中间不可!

深红双手离开路西法的背部站起身来,虽然这里漆黑一片无法视物,但阵阵翅膀的煽动声让他更加确定门越来越近了,死在某一层空间的人变成亡灵后只有一个念头,吞噬一切并且找到门不断的向上爬,他和路西法这样打破规则破坏封印的门已经惊醒了每一层的守卫,即便杀了它们门也不会再打开,只有硬闯了!路西法穿越这些门需要绝对的力量,他必须一口气在穿越门之前毁灭守卫,一旦受到干扰路西法很可能会撞个头破血流。

深红双手指尖相触,闭上双眼,银色的点点星芒从他的指尖流泻出来,不断汇聚成球闪烁在火焰之间,漆黑的空间中渐渐闪现一颗颗拖着长长尾巴的银色流星,深红猛地睁开双眼:“镇魂!”眨眼间,银色的流星仿佛有着自己的意识迅速交错着向上方飞去,伴随着凄厉的嘶鸣一个接一个地在黑暗中绽放暗红的光华,黑色的大门渐渐显露出来……

“不可能!”星长震惊的睁开双眼,呼吸变得急促,为空间注入魔力让她开始有些疲惫,并且他们每破坏一道门就会令她受创,这样的事她从未遇到过,也根本没想过!一个小小的黑龙和一个神族怎么可能连破两道封印,其中一个还是在守卫的看守下!绝对不可能的,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没可能的!星长愤怒的看着水幕,他们已经临近第三层空间的封印门了,在继续这样下去恐怕不到他们来杀她她已经死在门的反噬之下了!

深红利落的干掉了妨碍他们的第三层守卫,回到路西法背上继续灌注力量,第三道门并不费力的被冲破,但路西法的速度也开始有些减慢,持续的高速消耗魔力对他们两个来说都很辛苦,可是一想到缇妮和缇拉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那一颗颗漏下的灵魂结晶如利刃般刺痛着他的心脏,他们必须再快点!无论前方等待的是什么!

星长呆愣的看着水幕,不到30分钟的时间?他们竟然破坏了5道封印……怎么可能?破坏封印需要庞大到惊人的力量,就算十只黑龙也未必做得到,否则亡灵的时间也不会被称传说中的神器了,但眼前的事实却击溃了她的自信,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她不是傻子,即使透过水幕她也感受得到路西法和深红所释放出的远胜于她的强大魔力,即便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答案,为什么他们会有如此可怕的力量……那个黑龙小鬼不是被沙音抓到过吗?但那力量,那足以破坏封印的力量即使是沙音也绝对做不到的!如果是另一个?星长立刻集中意念将水幕中的画面锁定在深红身上,额头上的第三只血瞳渐渐浮现,就在第三只眼完全睁开之际,深红的双眼隔着水幕直直的瞪视着她,顿时额头一阵强烈的刺痛,星长一声哀号立刻低下头,手捂着第三只眼,一股鲜血流了下来……过了许久,星长缓缓放下手,惊魂未定的看着刺目的鲜血,她有多久没有看到了?从没有人可以伤到她的魔眼,即使她夺取亡灵的时间也未曾出现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那个人会有这种力量……星长突然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就太低估了敌人,猛然抬头看向水幕,他们已经身处第六层了,来到这里只是时间问题,她必须做些什么,必须做些什么,星长慌忙起身来到石座旁禁锢着缇妮和缇拉的时间瓶,用力的敲打瓶身,“该死的!停下来!”她内心已被焦急和恐惧占满,早知道这样就不会对她们使用抽取,现在该怎么办!

“主人……他们来了……”一团青绿色的雾影从石座上升起飘向星长,星长整个人顿时愣住了,僵硬的转头面向水幕后白色的圆形封印门,他们来了……宫殿在颤动,星长突然手捂着胸口,干呕出一摊鲜血瘫坐在地上,最后一道封印……

几束银色的闪光伴随着一声巨响,黑色的火焰随即冲破限制,封印门瞬间炸开,星长连忙撑起结界抵御爆炸的能量风暴,门的碎片飞向四方。灼热的火风中一双巨大的魔眼凶狠的盯着星长,深红从火焰中走了出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星长怨恨的望着深红。

“蝼蚁。”

“哼!不要过来!”星长冷笑一声眼见深红走向自己慌忙厉声喝止,连滚带爬的挪到缇妮和缇拉身边,“再敢靠近我现在就杀了她们!”

“那我只好先杀了你!”深红仿佛故意折磨她一般缓步靠近,黑色的火焰从他的脚下绽放蔓延,长长的魔剑在火焰中凝聚成形,邪魅的双瞳闪烁着嗜血的兴奋,当火焰从身体中毫无顾忌的释放出来那一瞬间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在这个空间,他再也不需要顾及。

“你……”星长愣在原地,黑龙族?怎么会……“雾魔!杀了他!快点杀了他们!”

雾魔静静的飘在原地:“主人,我不能伤害圣痕者……”

雾魔的话令他们均是一愣,“什么圣痕者!快给我杀了他们!我是你的主人!快点杀了他们!”星长发狂的嚷道。

“虽然我也不明白所谓的圣痕是什么,不过看来你已经没有牌可出了!”深红再次逼近,路西法在他身后警惕的低吼。

“不可能的……你不能杀了我!你杀了我她们也会死,除了我没人能解除抽取!”星长紧贴着水晶沙漏恐惧的注视着深红手上的死亡之剑,她已开始想象长剑刺入身体的痛楚,越发的恐惧。

“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吗?”深红举起碎魂,锋利的剑忍架在星长的脖子上轻轻的下滑,剑尖直指她胸膛下狂乱跳动的心脏。

“你会为你将要做的事后悔的!与我族为敌不会有好结果的!”一边是对死亡的恐惧,一边是被敌人羞辱的愤恨,星长死死的瞪视着深红,“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它喜欢别人知道它的名字,它也喜欢灵魂,相信你一定听过他的名字,否则它会哭得!”深红像个孩子般开心的展示着他的宝贝,星长眼中的恐惧与不甘滋长着他体内的某种东西,像吸毒般的上瘾。

“月族的巫女是不会像蝼蚁低头的!”星长突然将头高高地扬起。

“它的名字……叫碎魂!”深红甜甜的一笑轻轻的将剑送入星长的体内。

那一瞬间,她仿佛听到灵魂破碎的声音,撕裂的痛楚遍布每一根神经……水晶的沙漏内部好似时间倒流一般,颗颗晶莹的灵魂结晶突然飞升转化为液体回到沙漏的上部,不消片刻,当所有的结晶都消失在底部时,一声清脆的龟裂声,沙漏终于破碎,深红连忙上前接下浑身浸满液体的缇妮和缇拉。

“她们没事吧?”路西法变回人形帮深红接下缇拉,看样子除了昏迷应该没什么问题。

“主人……我送你们出去……”雾魔向阵风般飘到深红身边,将他们包围,下一秒,他们已经回到封印殿,黑色的金字塔静静的躺在深红手心。

“深红!路西法!”白龙惊喜地冲了上来,总算松了口气。

“让你担心了!”深红感激地冲白龙一笑。

“你也太大惊小怪了!老子是什么人,一个小小的星长,哼!”路西法一把将缇拉丢给白龙,她的女人债还是他自己收拾吧。

“她们怎么样?”白龙看着仍旧昏迷的缇拉和缇妮。

“嗯,只是需要休息。”深红爱怜的看着缇妮的脸庞,“看来你们已经解决了!”

“说来话长,等下再和你解释吧。”白龙无奈的耸耸肩。

“玛莎会带几位到客殿休息。”克里斯扶起伊修塔便消失了。

“那就麻烦了!”深红向玛莎报以感激的微笑。

“终于可以回去睡觉了!”佩里打了个哈欠随即消失了。

“这边请!”

于是深红一行人跟着玛莎来到一处宽敞的花园,沿着青石的小路穿过几座雅致的庭院,来到他们的住处一座至于湖心的精致小楼。

“几位今晚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仕女们!”玛莎为他们推开房门。

“谢谢!”

深红将缇妮小心地抱进房间放在床上,轻轻的撩开贴在她脸上湿漉漉的发丝,湿嗒嗒的衣服将她玲珑的身材展现无疑,深红目光有些闪躲,尴尬的不知所措。

“深红?”白龙站在门边看到深红的样子不由得皱起眉头:“怎么了?”

“啊?哦!我……我只是担心……她的衣服……这样下去会生病的……”深红不由自主地站到白龙面前,虽然他没有白龙高,但他好像很不喜欢缇妮现在的样子给人看到。

“叫侍女们帮她清洗一下换套衣服就行了,我已经叫人帮缇拉换了,你怎么了?”白龙突然觉得深红的表情好可爱,“看你脸红的!”

“脸红?”深红一愣,不由得摸摸自己的脸,他在脸红吗?脸红什么……

“不逗你了,我叫侍女们过来!我们在外面等吧”白龙摇摇头。

侍女们拿着干爽的衣物和清洁用的毛巾清水走到缇妮身旁,几双漂亮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站在门口的深红,她们的脸上很明显的写着:还不出去?深红尴尬的笑笑这才缓缓的退出房间,关门前还不放心的往房间里看了一眼。

“你太紧张了!”路西法大字形的把这一张沙发坐在上面,一脸不赞同。

“沙音的事情到底怎样了?”深红看向另一边的白龙。

“这场阴谋里最大的赢家就是沙音了!”白龙将他们被带走后的事情尽数告诉他们,听得深红和路西法一阵沉默。

“那家伙,说实在的,挺牛的!”路西法的话让深红和白龙都是一愣,“怎么?什么表情?我不会夸人吗?”可见他们平时多瞧不起他了!

“确实没想到你会这么平静的夸人!”白龙开心的一笑,这小子看来长大不少。

“切!”

“剩下的叛乱者似乎已经秘密处理了,魔帝的速度实在令人佩服,与他为敌真的不是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所以才让人不爽,最邪恶的家伙们永远躲在后面,而我们这些安分守己善良的黑龙族却背上世世骂名!”路西法掏掏耳朵继续说道:“你们觉得沙音会成功吗?他应该还有计划吧!那里可是巫女的老巢啊!”一群变态的老女人,想想就恐怖!

“或许吧!”深红陷入沉思中。

“你想到了什么?”

“没有,或许多心了。”深红甩甩头对白龙抱歉的一笑。

“要我说,想到什么最好说出来大家分析下,我可不认为会有什么巧合之类的!”路西法表情严肃了几分。

“我只是在想封印殿的传送平台,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下面等着我……很难形容的感觉。沙音就这么消失有点遗憾,也许他有我们想知道的东西!”

“如果有什么让你那么不安找个机会我们再去一趟就是了!”路西法松了口气,他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

标签: